大学生综合素质测评如何走出尴尬境地?
2012/5/9

  随着新学年的开始,各高校陆续开始了对过去一年学生综合素质的测评工作。然而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这一项在很多高校已经运行多年,曾经作为学生奖学金、三好生评比和毕业分配重要参照的措施,由于对人的思想、品德、技能等方面进行人为的完全量化,已经走入一种“学生排斥,老师头疼”的尴尬境地。

     面对来自各方面的重重压力,不少高校都开始酝酿对有关测评办法的修改。大学生综合素质测评要如何走出目前的尴尬境地?怎样才能使其更人性化,更符合社会发展的需要?这些问题引起了有关教育工作者以及高校学生的思考。

   综合素质测评“量化”大学生素质

参加社会实践是很多高校综合测评的项目之一。

     大学生综合素质测评可谓由来已久。由于以前大学生毕业包分配,分配的单位好坏完全由学校决定,在这样的情况下,就产生了衡量学生素质和能力的素质测评。通过测评,学生全部按分数排队,从而解决了分配过程中的标准问题。同时,测评分数也成为学校分配奖学金和三好学生名额的重要依据。

     据了解,最早的测评完全是按学习成绩来排队。后来,随着社会对加强大学生综合素质的重视和呼吁,测评内容中加入了思想品德、文体活动、社会活动能力等反映学生综合能力的部分,这些能力仍然用完全量化的方式来进行考核。

     虽然现在大学生就业早已不再是排队等分配,但综合素质测评仍然被很多学校作为评选奖学金和三好生的重要指标,在就业推荐中,也往往以此作为标准。

     高校对学生实施综合素质测评,对学生的各项表现打分,然后赋予不同的权重,得出综合得分,并据此给予相应的评优奖励。在综合测评中,由课堂考试得到的学习成绩一般占70%;此外,有包括发表论文、参加某项科技竞赛获奖等的科研能力得分;还有反映学生参加班级集体活动、担任校院系班级学生干部、遵守公寓文明规范等的组织能力、社会活动能力得分等。

     在广州的很多高校,学生入学时都会领到一本学生手册,手册里有非常详细的综合素质测评标准,而每个系还有自己更加细化的测评办法。

     记者在某高校的学生手册上看到,综合素质测评分为品德、成绩、文体和能力4部分。除了学习成绩外,其他几项也采用了完全量化的办法来进行。比如,各类积极分子(包括青年志愿者服务队等)加7分;热心公益、乐于助人,积极参加学校组织的捐书、捐款和义务劳动等加1-2分;无偿献血加6分;参加文艺演出和体育活动加2-8分;一旦获得优异成绩则可以加到20分;为文体活动做义务服务者加1分……而一旦担任学生干部或者社团活动领导,则可以有更高的加分。

     据了解,各高校的测评标准一般都是各校自己制定的,在学校的大标准下,各院系都还有自己的标准。有的学校院系会组织自己的测评小组,每个班派出代表参加,大家共同讨论测评标准的制定,在此过程中,往往会出现为了各自利益“讨价还价”的情况。 

    大学生综合素质测评面临尴尬境地

     然而,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这一项在很多高校运行了多年的评价体系如今却面临着“学生排斥,老师头疼”的尴尬境地。

     新学期刚开学,大学生小钟却满面愁容:“系里又开始综合测评了。我上学年社会活动参加得不多,好人好事也没有,又不是什么学生干部、社团领导之类的,这次测评肯定‘凶多吉少’”。最让小钟难过的是,睡在他上铺的“好兄弟”,竟然揭发他上学期有一次在义务活动中“开溜”,从而令他面临被倒扣分的危险:“拿不到奖学金无所谓,如果影响到就业推荐就惨了,还失去了一个好朋友。”

一些大学生在无偿鲜血。

     “每年评奖学金,综合素质里除了成绩的其他几项也占了很大比重,有些人即使成绩一般,但只要平时参加的活动多,加上又是学生干部,拿奖学金的机会都比我们这些成绩排在前面的人大。”华南师范大学学生林云平时专注于学习,较少参加学校里的各种活动,她向记者抱怨,由于综合素质的总分不高,她即使成绩很好也只能拿到三等奖学金。“但这并不能说明我的综合素质就不如别人,这种评分太死板了,而且虚假的成分也不少,根本不能作为参考。”

    

各种表演是大学生展现自身才能的机会。
“综合素质测评包括了很多内容,不少人为了这些分数,即使力所不能及,也要勉强自己去做。像有些同学明明身体不是很好,但因为无偿献血的分数比较高,献血时他们也会‘积极’参加。为了那几分,要付出身体不舒服的代价,实在很不值得。事实上,我觉得这样的‘无偿’献血已经失去意义了。”暨南大学大三学生小黄告诉记者。

     “义务劳动也加分,既然是义务劳动,就应该是纯粹的‘义务’,把义务劳动也拿来记分,是不是太功利了?”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大学生对这样的综合测评普遍有些不满,而不满的焦点就集中在对思想品德的量化上面。

     虽然对综合素质测评意见最大的是大学生们。但由于作为测评的操作人而被摆在矛盾中心的老师也怨言颇多。

     一位参加了多年测评工作的老师告诉记者:“测评的具体方法实在有待商榷。像现在这种把所有项目都分数化的做法确实不妥当,这不仅不利于提高大学生的综合素质,反而容易使他们在勾心斗角的功利心中迷失了自己的人生价值。”

     一些老师也透露,大学生综合素质测评在操作上有一定的水分,如果说学习成绩是考出来的还值得大家信服,那么其余项目的测评内容,很多都是根据感觉加出来的,这给一些参与测评的老师以很大的发言权,也就催生了一些学生以各种方式“孝敬”老师的不良行为。

    大学生综合素质测评应减少“量化”因素

     事实上,实施了综合素质测评的高校也都已经意识到了问题所在。据悉,广州许多高校都已经将综合素质测评办法的改革提上了工作议程,包括华南师范大学、广东工业大学在内的几所学校已经启动了修改工作。虽然很多学校还没有一个具体的措施出台,但逐步减弱对思想品德这类素质的量化已经是共同的思路。

     “对大学生进行综合素质测评,其目的应该是鼓励大学生全面发展、提高大学生的素质,然而量化素质的做法却使得一些大学生违心地

学生干部往往在综合测评时占有很大优势
去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这样培养出来的不是一个全面发展的大学生,而是一个虚伪的大学生。”广州市穗港澳青少年研究所副所长陈冀京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对大学生综合素质的测评应该从大学生自身的特点出发,大学是一个自由的平台,既可以培养全面发展的大学生,也可以培养有所专有所长的大学生。所以,尽量减少对大学生素质的“量化”因素,这应是这种评价体系改革的一个方向。

     “素质本身很难科学、严密的量化。所以,我们不主张去做主观评价,而把判断权交给社会。但不能量化不等于不能描述和表现。不能量化,但至少可以客观地表现和记录。”有关教育学家指出,素质是难以量化的,但标准的评价体系也不可或缺,高校应该尽快探索出一套客观的、适合大学生个人发展的评价体系。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不少参与大学生综合素质测评的老师都认为,过度的量化会使评价流于形式,使大学生参加活动流于形式。但是,作为一项运行了多年的评价体系,综合素质测评还是有其合理的因素,只是这个量化的“度”和评价的标准需要在不断完善中确立。

     华南师范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所长张敏强教授告诉记者,一个人的品德是很难量化的。何况,大学4年时间很难真正测出一个人的素质。大学生的主要任务还是学习,思想品德方面应该重在引导,对学生深层次思想发展的引导。

     张教授告诉记者,目前广东不少高校已经在酝酿改进测评办法,避免把一切东西都量化成分数,不能用分数准确界定的东西就尽量不要界定。现在,甚至有些学校已经准备暂停这种测评,采用具有描述性、评价性的语言来对学生的品德和能力进行评价。

     “我们希望,大学生综合素质测评能够更加人性化,更适合大学生自身的特点,也更符合社会发展的需要。”在记者采访的过程中,不少高校老师和大学生这样表示。